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汽车科技网

其他

正文

九问蔡澈,现在还不是做告别演说的时候 | 侃车·面对面

导读: 这大概将是蔡澈以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的身份最后几次接受媒体的采访。

这大概将是蔡澈以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的身份最后几次接受媒体的采访。

9月29日,德国戴姆勒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迪特·蔡澈将在2019年5月正式卸任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其职位将由现研发总监康松林接任,任期五年。而蔡澈将在卸任两年后即2021年接任戴姆勒监事会主席的职位,继续为戴姆勒股份公司发光发热。

1976年,蔡澈加入戴姆勒集团,并于1998年12月起开始担任戴姆勒管理委员会成员,并于2005年开始一直担任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部门的负责人直至今日。

如果用中国人最喜欢的那句话来说,蔡澈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戴姆勒人”,因为现年65岁的他已经为戴姆勒集团工作了42年。而说起蔡澈的高光时刻,无疑是在奔驰最危急的时候临危受命力挽狂澜,带领团队通过13年的努力,帮助奔驰重回巅峰。

也是在他的带领下,2017年奔驰在华销量达到达到61万辆,同比增长25%,首次在全球范围内以单一市场突破60万销量大关,其中国产车占比达七成。

蔡澈和中国有着深厚的友谊,也有着不解的情缘,借巴黎车展奔驰全新一代GLE发布之际,大众侃车和蔡澈进行了深度交流。

以下是采访实录:

01

提问:目前中国市场环境变化比较大,奔驰在中国市场也由前几年的高速增长转为稳定增长,您对未来一年全球业绩有什么样的预期?对中国市场的发展有何预期?

蔡澈:到目前为止,我们在中国市场表现大概增长9%左右,总体来说我们对中国市场的发展还是比较满意的。从整体来看,高端品牌平均发展速度仍然高于整个车市平均水平的。

从全球来看,今年年初我们大概制定了一个目标,希望比去年增长1%到2%左右,目前没有特别大的变化。坦白的说,在欧洲市场,因为产品认证流程的变化,会给我们及其他厂商带来一些挑战,暂时影响产品供给的速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可能我们对市场的供给稍微有一点调整,这也许会影响到我们的销量,但是从目前销量表现来看我们的预期是可以实现的。年底我们的市场供给会更加的顺畅,我们对预期目标充满信心。

02

提问:在您任期的12年中,梅赛德斯-奔驰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从1.7万辆跃至60万辆,这一成功是如何取得的?

蔡澈:如果现在我告诉您,在2006年我已经预见我们到2017年销量能够达到60万辆,那肯定有些夸张了。实际上,我们的策略也很简单,开始的时候我们亟需解决当时一些需要改进的领域,比如我们产品品质、产品布局、设计,以及各种基础性的问题,我们在盈利基础之上取得了全球豪华车销量第一的成绩。这个过程中,我们最大的成就是提升了同事的信心,有了信心之后我们可以事半功倍。

同时,在中国开始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很多挑战,比如双渠道、产品布局,而且之前我们的产品并不能完全符合中国客户需求,如我们的定价以及市场营销策略等等,都需要我们很耐心的逐一解决。特别是我们提升与改善了与合作伙伴的关系。我们不仅可以改善问题,而且可以充分做好准备面对未来的机会。比如在自动驾驶、共享出行、电动车,以及在智能互联等等方面,这些探索都是非常令人振奋的,当然未来的方向已经明确,我们也知道有许多的工作还需要部署和完善。

03

提问:您如何评价未来继任者康林松先生,您认为他对梅赛德斯-奔驰来说新的使命和挑战是什么?

蔡澈:康林松先生已经为梅赛德斯-奔驰服务超过20年,而且在不同的岗位工作过。上一次他的岗位变化是从负责市场营销与销售转为负责研发。这其实是我们有意识的规划和调整,让他涉足并了解公司不同的领域。不仅仅是康林松先生,我们董事会的很多同事都有着非常卓越的协作精神,这为公司未来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这样的人事变化是包括我在内,都非常愿意看到的。康林松先生以及整个管理团队有着良好的基础,能够把梅赛德斯-奔驰从一个成功带上另外一个成功。

与此同时,我们刚刚提到过企业发展经历了一些阶段,我们最初的时候完成了改进的阶段,弥补了之前的一些问题;第二个阶段,我们赶超了竞争对手;现在正在进行企业转型的全新阶段。再次说明的是,虽然重大的未来方向已经基本确定,但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相信我们会有一个非常平顺的交接。

当康林松先生接手公司以后,他保持我们原有的计划还是进行调整,都必然会与企业一贯以来的发展状况保持一致。我们相信全新的、而且是非常有能力的管理团队一定会带领公司走得更好。当然现在不是说再见的时候,因为我们还有一段时间。

04

提问:之前我听到过对全新EQC的一些评价,认为并没有像新势力造车企业的产品那样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和那么多的噱头。您有42年的汽车行业经验,梅赛德斯-奔驰有132年的造车经验,传统的汽车公司创新力到底体现在哪些方面,您刚才提到的第三个转型阶段,往哪方面转型?

蔡澈:我们对未来发展有着非常清晰的战略,就是“瞰思未来”,C·A·S·E战略,主要涵盖四个方面。C是Connected智能互联,我们车辆成为物联网的一部分;A是Autonomous自动驾驶,我们以后会出现例如“机器人出租车”(Robot Taxi)的概念;S是Shared & Services共享出行,它可能改变汽车的拥有形式,如刚刚提到的我们在欧洲计划的“机器人出租车”;最后E是Electric Drive,电力驱动。在这四个方向我们都有非常长足的发展,也取得了一些成绩。

在未来出行发展的各个领域中,有一些有可能对行业发展起到颠覆作用,作为“这个行业的开创者”,我们希望在未来汽车行业发展过程中,能够持续不断的扮演和定义未来出行的角色。

行业发展的过程中,产品和技术的变化比较容易实现,但个人认知和文化认同需要更久的时间,因为我们的认知,我们的感受要从我们的心开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企业会变的更加灵活,更加勇敢,而且我们更加努力。从这个方面,我个人对我们未来将取得的成绩是比较有信心的。

之前说到EQC的设计,车的设计本身从过去到未来都是非常主观的,我们会逐渐让大家认识到我们的第一款量产电动车,其实它还是有一些变化的。我们也在布局未来在电动车方面的变化,当我们的第二款电动车亮相时,您会发现它更具有冲击力,所以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05

提问:在您执掌奔驰的时间内,中国市场成长为奔驰的第一大市场,您认为中国管理团队在哪些方面做的工作超出了您的预期?奔驰即将在中国量产电动车,在奔驰转型过程中,中国管理团队应该在哪些方面工作?

蔡澈:有一点很明显,现在中国管理团队的任期比以往的都要更长。实际上他们从上任开始就提出了很多的改进,并且努力践行,我们也见到了成功,所以对中国团队我是要不遗余力地去赞赏的。

实际上中国市场和中国的团队都是我们戴姆勒全球市场的一部分,虽然目前大多数产品的研发工作还是在德国进行,但是我们看到了中国与总部更多的互动。我刚刚强调的团队协作,这实际上是非常好的印证,唐仕凯先生带领这样一个团队是非常合适的人选,他与大家熟悉的倪恺先生以及其他的团队成员,在戴姆勒内部打造了一支非常卓越过硬的团队来负责中国市场的运营。与此同时,我们在中国的戴姆勒团队与我们北汽的同事也都打造了一支非常好的精诚合作的团队,这些都确保了我们取得成功。

实际上中国团队能够非常明晰的给德国设计团队和其他的后台团队一些要求和支持,保证我们的产品更加契合中国市场需求。与此同时,在中国他们与我们的经销商合作伙伴,与在座的媒体朋友能够更好的沟通,他们有这样的技能和能力能够在中国市场取得良好的发展,我个人对中国团队非常满意。

面对未来的转型和挑战,我希望中国团队能够延续良好的传统,特别是在国家非常看重的新能源发展领域有更好的发展,因为这也是与戴姆勒未来发展方向是一致的。

06

提问:梅赛德斯-奔驰已经是全球销量最大的豪华汽车品牌,之前底特律车展上,您说奔驰还没有到最好的时刻,您心目中奔驰最好的时刻是什么?您即将在明年卸任,在这42年汽车职业生涯中您有什么遗憾,您的继任者能够弥补您的遗憾吗?

蔡澈:我们的目标非常明确,过去我们希望能够实现战略盈利,同时能够达到全球豪华车品牌第一名的位置,这个我们已经实现了。同时大家都知道,当你到达一定的巅峰后,并不意味着你理所当然留在巅峰之上。就像我刚才提过的,我们要保持一颗冷静的心,来面对新的转型,特别是这种转型不仅仅是企业自身,而是整个汽车行业都在转型。

在过去的五年中,我们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增加了50%,确保我们在未来能够持续不断保持引领的地位。为了进行更好的投入,我们在今年年初也调整了盈利的预期,从8%到10%,确保我们有足够的投入在研发领域,能够成就我们的未来。

我所定义的更大成功,是通过市场和我们自身的转型,持续不断的在这个市场上保持我们应有的地位,能够持续引领行业发展。现在还不是我反思人生的阶段,我跟大家一样,工作生涯中有骄傲的时刻,同时也有遗憾。

对于我个人而言,我比较骄傲的是品牌的发展,我有机会掌管戴姆勒先生和奔驰先生创立的品牌一段时间,能够帮助这个品牌提升价值,同时在这个品牌有着良好的品牌价值和声望的时候交给康林松先生以及他的团队。其实梅赛德斯-奔驰就是在这种薪火相传的状态下不断发展,在我们品牌内核中,创新、开拓、担当精神都是我们非常珍视的,我希望,也相信我们新的团队会继续保持。

07

提问:刚刚您多次提到了要确保一个稳定的、可持续的盈利,未来推动电动化过程中如何寻求一个更棒、更好的利润率和平衡状态?

蔡澈:对于每一个厂家来说,未来发展都需要做一些相应的投入,特别是针对未来出行。现在纯电动车成本还是比较高的,这种高成本不可避免的会影响到我们现在的利润,从当下来比较,它的利润率与传统能源汽车不可同日而语。但我们相信纯电动车未来有无限的潜力,我们希望为客户提供更多他们能够承受得起,而且能够触手可及的纯电动车产品。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电动车业务与核心业务发展的平衡非常重要,因为其它核心业务和我们的传统业务,为未来发展提供了足够的财务支持和供给,也为我们整个公司的发展提供了财务的平衡。我们的战略是通过持续夯实我们的传统核心业务,与此同时在“瞰思未来”战略的诸领域开拓发展,两者相得益彰实现我们对未来的愿景,也实现公司良好的发展。

08

提问:宝马、奥迪都在中国布局新能源市场,宝马已经和长城签订了合作,奔驰会有何举措,是否考虑为smart也找一个合作伙伴?奔驰现在与北汽、比亚迪都有新能源方面的合作,怎么处理和比亚迪、北汽,以及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吉利,这些合作伙伴的关系?

蔡澈:其实您的问题也蕴含了很多的答案,目前为止我们跟比亚迪合作是非常好的,腾势汽车现在发展还不错,以后我们也有计划让它有更好的发展。谈到未来发展机会,我们与吉利进行过一些初步对话,探索未来在双赢基础上进行合作的可能性。

当然,任何领域的合作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与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北汽达成共识。我们希望各抒其长,实现企业良好的发展。中国的新能源市场中,比如比亚迪、北汽、吉利,他们的产品已经占据了这个行业中很大的产品份额,我们相信拥有良好,并且实力强大的合作伙伴,会令我们未来在和谐共存的前提下在市场上取得更好的发展。

09

提问:您觉得您做的事情未来会不会被写进戴姆勒的历史,您觉得对戴姆勒最自豪的事情是什么?

蔡澈:其实,现在不是做告别演说的时候。对于戴姆勒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在我过去的工作生涯中,我们非常专注于核心的汽车业务,特别是在我们所在的高端细分市场,包括将克莱斯勒业务从戴姆勒分开、出售在其他业务领域投资的股票,从而专注于最核心的汽车业务,确保梅赛德斯-奔驰在行业中的领导地位。而且取得这些成就的过程中,让我们的员工和客户,为他所在的梅赛德斯-奔驰大家庭而感到骄傲,是一件令我非常欣喜的事情,跟团队一起打造这个品牌是非常令人愉悦的。

还有一点,在面向未来的时候,我为企业在未来的发展打造了一支能力出众的团队,我相信他们有能力在未来继续保持梅赛德斯-奔驰的领导地位,并且创更多的美好,这是让我非常骄傲的事情。

附录蔡澈博士履历:

1971~1976,在卡尔斯鲁厄大学电子工程系学习;

1976年,戴姆勒-奔驰公司,研发部;

1981年,商用车部,总工程师助理;

1982年,获工程学博士学位;

1987年,梅赛德斯-奔驰巴西股份公司,发展部主任、总工程师;

1988年,梅赛德斯-奔驰巴西股份公司,董事会董事;

1989年,梅赛德斯-奔驰阿根廷股份公司,总裁;

1991年,福莱纳(Freightliner)公司,总裁;

1992年,乘用车业务开发部,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副董事,总工程师;

1995年,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董事,负责销售业务;

1997年,戴姆勒-奔驰股份公司董事,负责销售业务;

1998年,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董事,负责销售业务;

2019年,将于年度股东大会上卸任集团CEO的职位。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