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汽车科技网

其他

正文

特斯拉最大危机始于马斯克的“创始人崇拜”

导读: 在外界看来,引发特斯拉一波又一波危机的,除了企业产品产能等自身运营问题之外,更多则是这位“心大”任性的舵手马斯克自身。

在外界看来,引发特斯拉一波又一波危机的,除了企业产品产能等自身运营问题之外,更多则是这位“心大”任性的舵手马斯克自身。

如果有一天特斯拉真的在一片唱衰声中倒闭了,其中80%以上的原因可能是马斯克又发推特了。

8月7日,马斯克以一条“拟私有化特斯拉”的史上最贵推文,将两者都推倒了风口浪尖,引火烧身。果不其然,9月27日,美国SEC指控马斯克涉嫌证券欺诈,要求其辞职去相关职务。

巧的是,一向不服软的马斯克,居然在两天后以卸任董事长且三年内不能再次当选(已任职15年)、特斯拉及其个人分别罚款2000万美金等诸多代价,与SEC达成和解。虽然区区几千万美元的罚金对马斯克来说既不“伤筋”也不“动骨”,但被迫辞去董事长一职,也算直接逼近权威中心了。要知道与其类似的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再经历股东“逼宫”事件后,直接被“下课”了。马斯克是特斯拉的灵魂人物,原本因诉讼市值下跌了14%左右,在和解消息公布后,居然又涨了回来。

令人不解的是,着急言和不像是马斯克的人设,更像是他为了Q3的产量承诺而不得已做出暂时性的退步和妥协,丢了董事长的职位按照他的性格定会“秋后算账”。据国外汽车媒体Electrek消息称,特斯拉在2018年第三季度实现了8万辆的产量,而且其中Model 3大约为5.3万辆,几乎取得了其历史最佳成绩,尤其是9月底的最后几天,简直是产能井喷。

美国时间10月4日,马斯克发推特将矛头直指SEC,称其为“喂肥空头的SEC”。按照此前达成地和解协议,马斯克此后发推文是需要经过董事会审核,事实证明,董事会的确是个摆设。10月6日,消息称马斯克已聘用华盛顿知名律师戴恩·巴特斯文卡斯,帮他处理和SEC的官司问题。

至于让马斯克长期“闹心”的华尔街空头,他过往的推文中对其可是一点也不客气。据新浪美股报道,10月5号马斯克在转发一篇BI文章关于分析美国上市公司数量明显减少的图表时,评论到“做空不止是影响市场的行为,对经济也有净负面的影响,给GDP带来负面影响。它还让私营企业对上市望而却步,让养老基金和小投资者失去了增加投资收益的渠道。”也是在最近,空头对于特斯拉依旧是不依不饶。报道称,对冲基金绿光资本经理David Einhorn再次对特斯拉发起了抨击,称做空特斯拉是季度内第二大盈利来源,并且将特斯拉与10年前已倒闭的雷曼兄弟相提并论。

马斯克是一名战士,推特是他手中的利剑,他拿起这把剑“斗天斗地”,和假想敌战百十来回合不疲倦。除此之外,他的推文甚至是特斯拉股价经历“过山车式”走势的主要推手,一条干掉让公司跌几十亿美金的市值也是常有的事。

虽然令各方不满,但这位持有特斯拉22%股份的特斯拉灵魂人物,对公司有着绝对的掌控力,谁都动不得,难道没人镇得住他么?自他卸任董事长职务的消息公布以来,市场上已经展开了对于特斯拉董事长继任者的大讨论。

由于特斯拉董事会中的多个董事都是马斯克的亲信,SEC此前在达成和解协议时就要求新任董事长必须从独立董事中挑选,据了解,目前任特斯拉独立董事的只有三人,分别为仅为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首席执行官默多克(美国传媒大亨默多克之子)、Ebony Media首席执行官赖斯、Telstra 首席运营官 Robyn三人。另外,在和解协议中,SEC要求特斯拉在未来新增两位独立董事。目前市场传言中呼声最高的是,默多克可能是担任特斯拉董事长的最佳人选。但事实证明,在过去一段时间中,担任独立董事的默多克并没有实际上“有所作为”,对马斯克的种种作为也是置若罔闻。

种种现象表明,特斯拉危机看似是围绕“马斯克推文”展开,集中爆发在产品、产能爬坡、交付能力、股价、现金流、人员动荡等等方面,但实际上真正的危机本源则是马斯克的诸多不理性以及犯了“创始人崇拜”大忌。

10月6日,美国科技投资者罗杰·麦克纳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创始人崇拜已经成为一个(共性)问题。毋庸置疑,伟大的创始人创建了伟大的公司;但是,一旦公司成熟,上市,它就有了其他的责任。这时,就需要有团队来履行这些职责。”麦克纳米认为特斯拉事件并非个例,而是整个硅谷科技产业在企业发展中面临的一个共性问题。

的确,即便是卸任了董事长职务的马斯克,依然对特斯拉有着绝对控制权,他的一言一行基本深度绑定了外界对特斯拉这家公司的评判,而且最大的隐患在于他这种“创始人崇拜”听不进建议,造成了极大的经营风险。尽管马斯克不是特斯拉的创始人,但特斯拉身上却深深烙上了马斯克的印记。

正好在国庆节前几天,朋友圈有一篇关于对话著名投资人段永平的访谈类文章被转发的很火,其中有一部分是关于他对特斯拉和马斯克的看法以及评价。段永平提到,“Run a company,you must be rational。在我眼里,特斯拉是一家价值为零的公司,迟早要完。”

唱衰特斯拉的言论和角度比比皆是,但段永平评价市值500亿美金上下的特斯拉“价值为零”,而且判断其“迟早要完”,是不是有点言重了?

段永平给出理由是,马斯克太不“rational”(理性),而且特斯拉的“culture 很糟糕”。

至于说马斯克不“rational”,他的种种行为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这种不理性更加像一种偏执,它助力马斯克成就了特斯拉在汽车工业史上的地位以及创新精神,但同时也造就创始人、CEO成了公司的最大瓶颈。此外,关于特斯拉的企业文化,当然多半也是秉承了马斯克一贯的管理作风。从目前特斯拉高管离职潮来看,站在其对立面的也居多。

所谓强在哪儿也就弱在哪儿的道理,在特斯拉案例上表现得再明显不过。

在我看来,诸多影响特斯拉未来的不确定因素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和风险来源则是这位担任CEO兼首席产品架构师的马斯克,以及他的推特言辞。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