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汽车网

自动驾驶

正文

从Waymo专利侵权案看自动驾驶本性

导读: 2016年12月13日,Waymo无意中收到了一封自己的激光雷达供应商发来的邮件,邮件中附带了一份据称是Uber激光雷达电路板的机械制图。Waymo发现这份图纸与自己高度机密且拥有专利的激光雷达的设计方法非常相似……

在整个自动驾驶汽车产业欣欣向荣蓬勃发展之时,2017年2月末,全球第一家真正实现具有商业化潜力的自动驾驶原型车的Waymo公司(前身为Google X Lab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现为Google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子公司,著名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对其最新的估值达到了700亿美元),以商业机密窃取与滥用以及专利侵权为由,正式对目前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创业公司Uber(目前估值为680亿美元,超过通用汽车与福特汽车的市值)发起了诉讼。由于两家公司皆为硅谷科技公司在自动驾驶汽车产业中的重要代表,因此这场诉讼自然而然也成为了整个硅谷关注的焦点。

车云认为,如果仔细研究分析这起诉讼案件的前后事由,其背后所蕴含的含义,不仅事关Waymo和Uber两家公司的利益,对自动驾驶汽车产业中的所有参与方,特别是创业公司,都有重要影响。此外,考虑到美国为英美法系,法院判例对未来类似的案件具有重要的指导性意义,此次案件还将会对整个硅谷的创新创业精神有重要影响。

案件回顾

2016年12月13日,Waymo无意中收到了一封自己的激光雷达供应商发来的邮件,邮件中附带了一份据称是Uber激光雷达电路板的机械制图。Waymo发现这份图纸与自己高度机密且拥有专利的激光雷达的设计方法非常相似,Waymo认为这份图纸表明Waymo的商业机密被泄露了,且与激光雷达相关的多项专利权被侵犯了。

经过一番调查取证之后,Waymo发现离职后加入Uber担任该公司主管自动驾驶汽车副总裁的前员工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在离职前一个月内(具体时间为2015年12月11日~12月18日)下载并转移了14000份共9.7G的高度机密且Waymo拥有所有权的文件,其中有2GB与激光雷达相关,包括了价值极高的Waymo激光雷达电路板的设计资料,且重装了系统并格式化了自己的电脑以试图掩盖其行为。

此外,在2016年6月至7月期间,两名加入Otto的Waymo前员工先后在离职前的几天甚至几小时内,在莱万多夫斯基的基础上下载了额外的被划为Waymo商业机密的文件,其中包括了对外绝对保密的激光雷达供应商名单、制造细节以及包含高度技术性信息的工作声明,而这些信息都是Waymo花费数月并投入大量资源才得到的结果。

忍无可忍的Waymo终于在2017年2月23日正式向美国联邦地方法院北加州地区旧金山分部起诉Uber Technologies LLC、OttoMotto LLC、Otto Trucking LLC三家公司。目前,该案(Case 3:17-cv-00939-WHA)已经经过了多轮听证会,主审法官威廉·阿尔苏普(William Alsup)也对Uber发出了初步的临时禁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他认为:“(目前的)证据表明,Uber在知道或者应该知道莱万多夫斯基拥有超过14000份可能包含Waymo知识产权的机密文件的情况下,依旧聘用了他。至少这些文件中的一些信息(如果不是文件本身)已经渗透到了Uber自己的激光雷达的研制工作中,并且至少有一些所述信息可能具备商业机密保护的资格”,并要求莱万多夫斯基在美国当地时间2017年5月31日之前归还从Waymo那里带走的14000份文件。最新的消息是,莱万多夫斯基在限定期限内拒不执行法庭命令,已于5月30日被Uber开除。

从Waymo专利侵权案看自动驾驶本性

Waymo的诉状 

Waymo聘请的法律团队来自著名的昆鹰律师事务所(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 LLP),在该律所合伙人、Waymo代理律师Charles Verhoeven所起草的近30页的诉状中,首先代表Waymo一方表达了对Uber利用自己的专利和商业机密以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极度不满:

“Otto和Uber拿走了原本属于Waymo的知识产权,这样它们就可以避免承担独立开发自家技术的风险、时间和费用。据报道,这一处心积虑的窃取行为最终让Otto的员工净赚超过5亿美元,并允许Uber有基础来重启一个已经停滞的项目,而这一切都以Waymo的利益受损为代价。”此处,“一个已经停滞的项目”是指Uber与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战略合作,据路透社2016年3月21日报道,该合作已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为了将自动驾驶汽车推广到大众市场,Waymo投入了数千万美元研究经费和数万小时工程用时,前后共花费了7年时间,来研制行业中最先进和最具性价比的激光雷达传感器。与此相反,Uber并不打算研发自己的技术,而是利用Otto从Waymo那里窃取的信息来缩短研发流程,并号称是在9个月内研制出了可与同类产品相比的激光雷达系统。”从Lewandowski下载Waymo机密文件算起到Otto被Uber收购,期间正好相差9个月左右。

Waymo认为,Uber目前拥有的并据以发展其未来业务的技术是莱万多夫斯基从自己这儿窃取的,而且窃取行为是处心积虑、蓄谋已久的,即Uber有一个掩护计划——通过收购壳公司Otto来合法化Uber利用Lewandowski窃取14000份Waymo机密文件的违法行为。但作为诉由的主要有以下3条:

(窃取并)滥用其商业秘密(Trade Secret Misappropriation):此处的“商业机密”是指在Waymo的激光雷达供应商名单、激光雷达设计中实际采用的设计制造细节以及Waymo对多年研发过程中所得到的经验教训所做的包含高度技术性信息的工作声明。上述信息对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任何竞争对手都是非常有价值的,一旦被公开并广泛传播,将对Waymo的商业利益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专利侵权(Patent Infringement):Uber秘密开发的名为“Spider”的激光雷达侵犯了为Google所有的两项美国专利:“激光二极管激光发射系统”(United States Patent No. 9,368,936-Laser Diode Firing System)以及“具有共享的发送/接收路径的旋转激光雷达平台的设备和方法”(United States Patent No. 8,836,922-Devices and Methods for a Rotating LiDAR Platform with a Shared Transmit/Receive Path);

不公平竞争(Unfair Competition):Uber通过窃取Waymo商业机密及侵犯专利的方式来推进该公司自动驾驶汽车相关技术而不是依靠自身独立研发的行为触犯了公平竞争原则。

针对以上所诉的违法行为,Waymo提出了以下2项诉求,截至到目前,第2条已经部分得到了法庭的支持:

经济赔偿:要求对侵犯Waymo专利权进行赔偿,并要求Uber就由于Waymo的商业机密而得到的非法收益对Waymo进行补偿;

临时禁令:请求法官发布临时禁令,禁止Uber在诉讼期间进行与自动驾驶汽车方面的研发及测试,直至完成最终判决,以避免下述情形的发生:1. Uber继续滥用那些Waymo拥有所有权的信息;2. 由于Uber滥用Waymo的技术而造成对Waymo商誉的不良影响(例如,在测试时因为技术不过关而发生车祸,由于外界知道Uber的技术是源于Waymo,从而也怀疑后者的技术水平);3. 公众丧失对“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是安全可靠的”这一保证的信心。

从Waymo专利侵权案看自动驾驶本性

案件主审法官威廉·阿尔苏普(William Alsup)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